-SangriaSunriseN!
=斯年.
innerbtn 20


这不好。相泽消太在心里想。
这不好。我本来喜欢他就喜欢得不明不白的。说到底这件事情明明就缺乏合理性。
可是除了“喜欢他”意外,相泽消太再也没法为自己找出其他借口了。
他侧头看向邻桌的山田,对方正在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十分安静。山田睡着了。
安静。相泽消太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安静是和山田ひざし八杆子打不着的形容词。 山田总是在大喊大叫,要不就是在他耳边“消太消太”的说个没完,吵得要命。
可是此刻山田的确,很安静。他侧着头压着自己的胳膊,张扬的金发压塌了;眼睛闭着,那双夸张的墨镜也安静地躺在课桌上。
可惜他在睡觉,看不到到那双眼睛。山田的眼睛是饱和度高而清亮的蓝绿色,只是平常都被墨镜挡得严严...

30
innerbtn 2


今天从学校出来,头一次向左转去了那家夹在阳澄湖大闸蟹和养生汗蒸之间的小打印店。穿着校服,特地和店主说了“模拟联合国社团”这样的全名,他了然的一抬下巴:“哦,模联社啊。” 找国家牌的底板,在“模拟联合国”文件夹中瞥见了不少过去的东西,我倒是一眼就认出了古巴导弹危机的易拉宝,有点开心。
从打印店出来原路返回,脑子里一大堆事情嗡嗡作响,作业啦、校内会啦、登月舱啦,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心糟。
到地铁站并没几步路,但我倒意外收获了这几周来最大的惊喜。
李陆迎面走过来的时候我依旧,脸盲发作,但也仅仅一瞬。也没再像上次刘丹阳回来的时候那样犹豫不定不敢认啦,开心地叫了一声扑过去来了个拥抱。啊呀开心极了,是这个糟...

innerbtn 3



今天考完最后一门期中,刚回教室另外几科的成绩就发下来了。无论初中还是高中,考了这么多次试,还是要捧着分数不太好看的卷子唉声叹气地抱怨一七一的判卷速度快到令人发指。

既然发了成绩,晚上模联活动没什么人倒也能理解啦。

今天叔也在,好像理了个新发型,微妙的帅。

我站在212最后一排椅子前面,李老师也在,所以没好意思坐桌子。叔问我觉得这届理事会和上届的比怎么样,我说我没法给出客观的评价,因为去年办的怎么样我不清楚,然后赶忙把糖塞进嘴里去堵喔剩下的牢骚。

不过我相信我们都心知肚明啦。

叔说现在社团人心有点散,我倒是也看得出来,只不过在我职权内,我所能做的事情的确有点少。不知道我倾向于前年理事会的管理方法这一点究竟...

innerbtn 3

7.11——8.20

呃 题目不是题目 只是用来提醒我这是什么时候写的。

还会有下一节和下下节,什么时候写要看缘分。


==========================================


01

  诺亚·斯特林坐在酒吧的一角。这位置是照明的死角,白亮的灯光继承着店主的吝啬,只愿将墙的影子投射到这个角落。只有一盏老式的吊灯它从房顶上落下来,堪堪悬在离桌子不到一米的高度,白炽灯泡同时散发着烤人的热度和昏黄的光,提供基本的亮度。可这样的设置可谓敷衍,诺亚·斯林特只要后靠在沙发上就能轻易地避过它的光——他也是这样...

innerbtn 4

Le bien qui fait mal

放过来存个档。

文中三观不太正请避雷

其实就是给自己的小姐姐补个起源故事,写得太快没修没看,最好也没其他人看【。

BGM是http://music.163.com/#/m/song?id=34690881  打开的话效果应该不会太差?


=====================


  Lydia Jones有过一个男朋友。

  那时她刚迈入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大门,年纪轻轻,且怀着一颗充满艺术和爱的心。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华盛顿广场公园。她有着两个半小时的超长课间,足以让她到两三个街区外的SOHO逛一圈后还可以坐在华盛顿广场公园的长凳上看...

innerbtn 1

随便存个 怕丢


这是一篇番外

但是它的正篇我还没有写[.]


  诺亚·斯林特坐在酒吧的一角。这位置是照明的死角,白亮的灯光继承着店主的吝啬,只愿将墙的影子投射到这个角落。只有一盏老式的吊灯它从房顶上落下来,堪堪悬在离桌子不到一米的高度,白炽灯泡同时散发着烤人的热度和昏黄的光,提供基本的亮度。可这样的设置可谓敷衍,诺亚·斯林特只要后靠在沙发上就能轻易地避过它的光——他也是这样做的。

  毕竟诺亚·斯林特不需要光。

  他已经在这儿坐了大半个晚上。前半夜很吵:架子鼓...

innerbtn 1

  “你是我何时的恋人呢?”

  亚尔林说这话时窗外正下着大雨。他半躺半倚地窝在沙发椅里,手里捧着Ipad有一下没一下地滑动屏幕。他的语气很轻快,带着他特有的尾音语调,好像是哼唱了一句歌。

  Mitchell端端正正地坐在他对面的扶手椅上。他手里是一个文件夹,黑色的塑料外壳将里面的内容捂得严严实实;他手边的角柜上还有一摞一模一样的黑夹子。听到亚尔林的问题,他抬起头来,不置可否地看着他。

  “过去的,未来的。”

  “不是现在的?”

  “不是现在的。”

  Mitchell...

innerbtn 4

Mitchell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梗来自《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Mitchell×亚尔林

*因为写到一半得知悲痛的消息[.]所以前后画风不一致啊!说好的欢乐向不见了!开始走怨妇路线[.]了!反正就是OOC到飞起!!不管。今天不改了。放上来存档。

*没错 Michell名字拼写改了→Mitchell!读音不变!从今往后他就是个名字拼写正确的男人了!

  糟糕的一天。

  亚尔林踏着昏黄的夕阳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看上去有些生气,更多的是郁闷,为他平日里总是微微上翘的唇角现在抿成了一条线,周身散发出“三米内请勿靠近”的气场。能让大名鼎鼎的赏金猎人如此不爽的...

innerbtn 16

*The Last Door 



*Kaufmann/Wakefield 斜线有意义



*与官方描述不一样有



*超级渣



以上都OK的话?







=================

“Devitt!”
维克菲尔德猛的睁开眼,戴维特的质问如同魔咒一般萦绕在他耳边。他惊魂未定地喘着气,随即意识到刚刚的只是一场梦。他感到头晕目眩,记忆像是断片了一般,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一手支撑着坐起来,一手捂住隐隐发痛的头部,维克菲尔德使劲眨了眨眼睛,因疼痛而眯起眼睛,在模糊不清的视线中费力地...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