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griaSunriseN!
=斯年.
2017-06-26


这不好。相泽消太在心里想。
这不好。我本来喜欢他就喜欢得不明不白的。说到底这件事情明明就缺乏合理性。
可是除了“喜欢他”意外,相泽消太再也没法为自己找出其他借口了。
他侧头看向邻桌的山田,对方正在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十分安静。山田睡着了。
安静。相泽消太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安静是和山田ひざし八杆子打不着的形容词。 山田总是在大喊大叫,要不就是在他耳边“消太消太”的说个没完,吵得要命。
可是此刻山田的确,很安静。他侧着头压着自己的胳膊,张扬的金发压塌了;眼睛闭着,那双夸张的墨镜也安静地躺在课桌上。
可惜他在睡觉,看不到到那双眼睛。山田的眼睛是饱和度高而清亮的蓝绿色,只是平常都被墨镜挡得严严实实。
等、等等,我到底在想什么呀。意识到这点的相泽消太慌忙把头埋进臂弯,好像这样他就没有脸红似的。


评论
热度(20)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