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义枪弓| 他和他的Emiya

广义枪弓 内含五战枪弓 术影弓 狂王黑弓
是祈愿队长的产物 800石抽到了我已经很满意了 在这边也发一下存档
大概是五战枪弓已经在一起了,术影弓那边却纠缠不清的状态。推荐的BGM是这个

分享David Bowie的单曲《Velvet Goldmine》http://t.cn/RmiUizr (@网易云音乐) 






0
每一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



01

Berserker的库丘林来到迦勒底时,人理修复已然结束。藤丸立香站在召唤阵前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也无法想通这位他尝试了数次召唤都未响应的狂王为何现在却来到迦勒底。他和站在召唤阵内面无表情的狂王对视几秒钟,然后结结巴巴地开口:“欢、欢迎来到迦勒底。”
Berserker沉默地盯着年轻御主不知所措的脸。只是一时兴起响应召唤,没想到御主的表情这样僵硬,不是兴奋也不是害怕,他不太能理解。这时召唤室的门打开,Caster和Lancer的库丘林一同出现在门口,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两个长相极为相似的从者。
两个库丘林与他对视,又与藤丸立香对视。藤丸立香看看他们,又看看Berserker。四个人的目光相互传递着,召唤室内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嚯,又多了个库丘林。”
最终打破尴尬气氛的是红色的弓兵,双手抱胸,脸上的表情颇为无奈
“又多了一个?”Caster身旁那位与红色弓兵相貌极其相似的从者脸上是有些兴奋的颜色,他的声音与红色弓兵也十分相似,只是语调略微高上一些。
“什么什么这次是谁来了?”随着轻快脚步同时出现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年轻的库丘林飞一般地跑了进来。
“……”场面变得极其混乱。在Berserker不耐烦的眼神审问下,藤丸立香苦恼地抱住头蹲下,“啊,总之这里大概就是这样,有很多个库丘林。你们,你们自己认识一下……”


02

藤丸立香的确是有些害怕Berserker的。在第五特异点,这位凶暴的狂王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即使现在召唤来的这位没有第五特异点的记忆,光是看着对方覆盖全身的狰狞海兽骨也让他心里发怵。年轻的御主拉住站在一旁的Caster的胳膊说着“达芬奇让我去工房找她你带Berserker熟悉一下迦勒底”,然后一刻不停地拽上玛修就跑出了召唤室。
Caster和Lancer面面相觑,再次把目光投向站在召唤阵中央、表情明显有些不爽的Berserker。Lancer率先退后一步,面对反转的自己,他感到浑身上下都不自在:“既然Master拜托的是你,那我就和Emiya先走一步咯。”敏捷A的枪兵抛下这句话也蹿出了召唤室。
“喂、Lancer!”Emiya在他身后喊道,回头向Caster道了声“抱歉”后也离开了召唤室。
年轻的库丘林左右张望,然后摊开双手:“啊,那个,斯卡哈师父还叫我去训练……”语毕,他也离开了。
Caster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谁让他是几个库丘林中资历最老、知性最高的那一个呢。“抱歉啊,御主他有些沉不住气……喂,Archer!”
Archer趁他不注意的工夫已经凑到了Berserker跟前。他仔仔细细打量着对方脸上的红色纹身。他和Berserker的距离或许有些太近了,两人的鼻尖都快抵上。
“啊呀,这可真是……”他的话还没说完,Caster便冲到他身边把他拉开。
Berserker动了动嘴,露出尖利的牙齿。
一阵危机感侵袭上Caster的心头。



03

在迦勒底呆了三四天,Berserker便明白了这里的运作机制。一个极特殊的地方,肩负着极重要的使命。弱小的人类御主同时与多名的从者签订契约,奔赴各个出现扭曲的特异点修正历史维护人理。在这里,人类职员的工作和从者的力量结合,使得一切都井然有序。
如今人理修复完毕,迦勒底内的各从者的契约却没有结束,像是在昭示什么潜伏的危机。
事实上Berserker是不在意这些的。他对迦勒底没有兴趣,对它完成的伟大使命没有情感,甚至对自己的御主也不甚在意。御主叫他去收集素材他便去,请他去修炼场他也不拒绝。Berserker不在意藤丸立香,对年轻御主费力收集素材让他灵基突破的行为也看做理所应当。
开始藤丸立香非常地害怕他。他头一次说出“别背对着我,我会忍不住捅你一枪”的时候,年轻的御主吓得差点跳起来,战战兢兢地跑到了队伍后面。
“他是逗你玩的啦,Master!”站在后排的Lancer拍拍他的肩膀。
“杀过自己御主的Lancer大哥你说这话一点也没有信服力……”
“哈?那是因为那家伙是个混蛋啊!”
Berserker觉得藤丸立香的反应挺好玩的,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藤丸立香知道了Berserker不会真的捅他一枪,也发觉了他没有在第五特异点时那样暴戾凶恶后,就没一开始那么怕他了。
“狂王先生总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啊,是不是很寂寞呢?”
从修炼场回来的路上,藤丸立香向他搭话。“我可以试着召唤梅芙小姐哦?”
“不不不不不!”另外的三个库丘林同时慌乱,Caster的反应尤其剧烈。
“要是能多一位Emiya先生就好了呀……”藤丸立香被库丘林们的反应惊讶到了,随即这样感叹。
Berserker皱起眉头,不懂他什么意思。
“因为Lancer和Caster都有他们的Emiya陪着。”藤丸立香解释道。“简直就像定律一样,每一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啊,倒过来也成立哦。”

每一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
Berserker想着这句话。他看向大快朵颐的Lancer和站在Lancer身旁的、穿着围裙正在擦手的Emiya;又看向张开嘴等待喂食的Caster和与他并肩坐着的,一脸不情愿地夹起玉子烧塞到对方嘴里的Emiya;目光扫视过去,还有孤零零一个人坐着的,与整块龙排搏斗的年轻的库丘林。
年轻的库丘林察觉到他的目光,望向左侧腻腻歪歪的两对,忽然理解了他的意思,嘴里咬着龙排拨浪鼓似的拼命地摇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我和他们不一样!”
Berserker哼了一声,海兽尾巴不耐烦地左右甩了两下。
这时一盘金灿灿的玉子烧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抬头,红色的Archer别过脸去:“既然Master叫你来食堂,那就好好地把食物吃下去,别让他担心。”
Berserker以气声应他,不熟练地用筷子戳中柔软又有弹性的玉子烧塞进嘴里。
在座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
不同于血和硝烟,是没有尝过的味道。
他又戳了一块。
“说起Emiya,迦勒底不是还有一位吗?”年轻的库丘林咽下一块龙排,嘴角满是深棕色的酱料。“职阶Assassin的那个?”
“不不不不不!”这回轮到Archer们慌乱了。


04

Berserker有一点在意,一点点在意,在意Emiya。
他的Emiya。
这不能怪他,说到底要承担责任的是Lancer——毕竟一切都源于他和他那镌刻在灵基深处的痕迹。
其他的库丘林身体力行地向他表示,每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Lancer与Emiya总是一同出现一同离开,就算因战略要求无法组在同一队,其他时刻也总是不顾外人眼光的黏在一起——或者说是Lancer单方面的黏着Emiya,Emiya则时时刻刻不断尝试把Lancer推下去——关于Caster和冬木的Archer之间上演的爱恨情仇,他脸上的淤青和Archer炸毛猫咪似的表情就能说明许多。如果单单只有这些还好,可当作家英灵们高声谈论着爱情和悲欢路过他时,语意里分明在表达,每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小孩子们抓住他的尾巴要求一同玩耍时,动作里像是在说,每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藤丸立香敲他的门请他去收集素材时,指挥中似乎也渗透着那句,每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永远秉持微笑的达芬奇、不认识的迦勒底员工、甚至管制室中央的迦勒底亚斯和示巴、干净洁白的墙壁上,似乎都印着那句话,每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
就连当Berserker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时,那些叽叽喳喳一刻不停的战场精灵也会突然安静片刻,然后爆发出更大的声音,对他说,每个库丘林都有他的Emiya。
Berserker翻了个身,脸埋进柔软的枕头。
他开始认真地在意起自己的Emiya。



05

平静的日子没能持续多久。亚种特异点的出现解释了现存的疑虑。经过人理修复的藤丸立香成长了许多,在这种场合显得尤为镇静。他迅速地编制队伍,一刻不拖拉地进行了灵子转移。作为迦勒底的主力,Berserker自然在队伍当中。
永远黑夜的都市,危机潜伏的环境,随时随地发生的战斗,这一切都在激起Berserker的战斗欲。他是狂王,因梅芙扭曲的欲望而生,所到之处本就应硝烟四起一片狼藉。处于这样的状态下,战场的精灵叫声越发嘈杂,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喊着血液和伤害。但他不能随心所欲——他现在是藤丸立香的从者,他需要为藤丸立香而战。战斗的欲望不能得到纾解让Berserker烦躁而恼火。可在耳边的喧叫声之下,他的烦躁和恼火又似乎来自于其他的什么原因。是一种预感,一种奇妙的,无法言说的冥冥的感觉,模糊不清,悬在心头,即将抓住时又从他手心中溜走,令他捉摸不透。这种无法把握的感觉让Berserker更加烦躁。他的海兽尾巴拍在地上扬起一片灰尘,死棘之枪不断捅碎花腔歌手的胸膛,残暴的样子就连其他从者都避让三分。
而战斗并没能让他的烦躁不安宁静下来。在击败新宿的Berserker后,他突然感到那冥冥的感觉忽然加剧了,变得逐渐清晰了,像是冰山浮出水面展露全部——
在新宿的Berserker破裂的身躯之后,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皮肤黝黑,银白的头发剃得极短,手上似枪似剑的武器沾染了鲜血还在冒着白烟,凛冽的金色眼眸直直地撞上他的目光。
那一瞬间,那个定格,似乎一切模糊不清的冥冥感觉都能被解释清楚。是来自灵基伤那道刻痕的响应,是灵核深处渴望的呼唤,是他从未见过却又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是缠绕在他耳边的声音所描绘的身影。Berserker盯着他,血红的眼睛带着最浓烈的情感和欲望不加遮掩地刺进他的眼中,留下灼烧般的痕迹。
“Emiya。”他唤道,声音低哑得出奇。
“灵基检索……反转状态,职阶,Archer,Emiya?!”通讯中玛修的声音包含了多重意味的惊讶。
“还留着灵基的记录啊。但很不凑巧,对我来说,你们不过是猎物。”Alter开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却带有残忍而冰冷的气息。
而Berserker并未让他说完话。身体本能的行动永远快于理智思考,他任由存踞于体内许久的战斗欲和对鲜血的渴望吞噬全身,握着死棘之枪径直冲对方攻了过去。兵刃相接发出利响,Alter竟稳稳地挡下了这一击。“呵,这是哪里来的野兽吗?”从Alter的语气中,Berserker甚至听出了一丝游刃有余。此刻他与Alter离得是那样近,近到他几乎嗅到了对方身上铁锈和火药的味道,混合着鲜血,挑拨着他的神经,激起他毁灭的欲望。
Emiya·Alter躲过攻击向后跳去,而Berserker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时间。海兽骨覆上全身的一刹那,他再次以非人的速度攻了过去,子弹打在坚硬的骨骼上甚至感受不到疼痛。还差一点,再近一点就能触碰到、品尝到日日夜夜思念的那个人——
“以令咒下令,Berserker,停止攻击!”
令咒硬生生地卡住他的动作,Emiya·Alter得以趁机拉开距离。他凶狠地回头,惊慌失措的少年气喘吁吁,立即有从者扑上来制住他的行动。与此同时,忽然出现的哈桑逼退了Emiya·Alter。




06

从新宿回来后,Berserker较之前显得更为沉默寡言。见到他那副阴沉而充满戾气的脸,作家英灵们不再有意无意地打趣他,小孩子们也不敢上前要求他一同玩耍。战场精灵们安静了,沉寂了,不再他耳边喧嚣,也不再提起那个名字。
“Master,在新宿到底发生了什么?”出于关心,Emiya这样问道。
“遇到了Emiya先生你的反转……”藤丸立香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的反转?”Emiya挑起眉毛,又自嘲地笑了笑,“那一定是个无比糟糕的恶人吧。”
“不是的!”藤丸立香迅速地回答,语气中充满坚定。
“Emiya先生,无论变成什么样,都是Emiya。”

“喂。”
截住从灵子转移回来的Berserker的,是Lancer。蓝色的枪兵表情依然不太自在。
“今天Master要进行召唤,去召唤室看看吧。”
Berserker无言地看了他一眼。
“听说要尝试召唤在新宿特异点的英灵。”Lancer补充道。“其中可能有我老婆的Alter……喂!”
他话还没说话,Berserker已转身离去,向着召唤室的方向。
“什么嘛……”Lancer挠挠头,低声自言自语着,“Emiya的魅力就那么大吗……等等,是挺大的。”



07

召唤室内一反常态的有不少人。除了站在召唤阵前一脸紧张的藤丸立香外,还有另外职阶的库丘林和他们的Emiya。总窝在房间里的作家英灵们站在一旁,甚至斯卡哈也在看热闹的从者之列。
“狂王先生终于来了!”看见他的出现,藤丸立香高兴地叫喊起来。他把Berserker拉到距离召唤阵最近的位置,与另外的两个Emiya并肩。踮起脚拍拍他的肩膀,藤丸立香认真地说:“你可是最重要的触媒!”
一旁的两个Emiya同时发出叹息。
召唤系统启动。耀眼的三道白光升至房间中央,金色的光圈旋转着洒出点点金粒——
Emiya。
Berserker在心中默念。
快来吧,属于我的Emiya。





END.

评论(6)
热度(128)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

=斯年.原微博炸掉了 新ID -SangriaSunri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