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弓| Almost Like Being In Love 04

夜店DJ枪/钢琴家弓

五战枪弓

OOC都是我的,不好吃也是我的锅.

笔者半个乐盲,对DJ及相关知识了解甚少,文中涉及到的相关内容都是在胡诌,请不要揍我.

哎 分章节分得很难受………这一章是没有什么内容只有拌嘴吵架的小学生二人的过渡 唔 不过这个故事也马上就要写完了大概还有两节 争取在五一假期写完……!

说起来本能寺活动的枪弓两人也太可爱了吧!!!感觉真的是两个小学生喊着“我不要跟他一起玩!”wwwwwwww

01点这里      02点这里       03点这里

写的时候在听的BGM是:

http://music.163.com/song?id=17344493&userid=52772934




04


   若将Lancer人生中最讨厌的事情排个名,“起床”一定能排进前三。他的确眷恋柔软的床和被子,但也希望他一睁眼的状态就是一杯咖啡后的清醒与活力,而不是带着一颗混混沌沌的大脑饱受睡意的眷眷纠缠,更不用说有些时候睡意卷携着要命的头痛。

  因此当从睡梦中清醒时,他感受着愈加明显的头痛,花费了几分钟才说服自己睁开眼。他先习惯性的望向身边,没有人;然后他瞥向窗户,从窗帘缝隙中泄出的金色光线割裂深棕的木地板,宣告着时间并不早了。Lancer闭上眼睛向被子里缩了缩,皱巴巴的布料贴在身上带来不适,在柔软的被褥之下简直如同砂纸般打磨皮肤。感到异样的Lancer摇摇晃晃地翻身下床,脚尖传来柔软的触感,是羊毛地毯。

  Lancer迟钝地盯着羊毛地毯,然后缓慢地抬起头环顾四周。是与他脏乱房间截然不同的风格和布置。

  这不是我家。这一认知让Lancer倏地清醒一大半。他努力从一团浆糊般的大脑中抽出昨晚的经历,而断断续续的模糊片段只告诉他,他实在喝了太多酒。

  宿醉带来的头痛催促他去找几片阿司匹林。Lancer扥扥自己皱巴巴的上衣,打算站起身。这时从门口传来敲门的声响,吓得他一屁股又坐回到床上。

  伴随着敲门声的是扳动门把手的声音。显然,发出这声音的主人并不是想征求屋内人的意见,只是以敲门声明自己的来访。

  “哦,醒了吗?”

  “……Archer?”Lancer迟疑地开口。房间内太黑,他没太看清那人的脸,只是根据身形和直觉作出判断。

  “啊啊,是。不然你期盼是谁?”Archer的语气里一如既往地带着嘲讽。他走近了,Lancer才发觉对方的头发是散着的,没有经过发胶造型过的额发乖巧地搭在额头,显得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和夜晚完全不一样,少了些严厉和冷漠,多了些柔和,看上去竟有些可爱。

  “喏,阿司匹林和水。把药吃了就赶紧去洗澡,一身酒臭难闻死了。”Archer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床头。

  “等等,解释一下怎么回事,我他妈怎么在这儿?”Lancer发问,脑子里思绪乱成一团。

  “一时好心把醉成烂泥的大型犬接回家了而已。别想太多,借你浴室只是实在看不下去你这幅脏乱的样子。收拾干净就给我走人。”

  “哈?这说不通吧。”Lancer猛地起身,直勾勾地盯着Archer。放在往常这应该是具有杀伤力的眼神,可现在这个状态,眼神中又多了些迷茫和不耐烦,杀伤力直线下降。

  Archer只好解释道,“你的老板半夜给我打电话,让我带你回去。”。看着Lancer疑惑未解的眼神,他叹了口气,“看看你的手机通讯录。”

  Lancer这才反应过来,不用打开手机他也知道。

  以“A”开头的“Archer”,理所应当排在手机通讯录的第一位。

  

  Archer的浴室过于整洁了。镜面干净而明亮,洗漱用具在没有一点水渍的洗手台上摆放着,毛巾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毛巾架上,另有两条花纹朴素的毛巾搭在浴室门的横杆上,下摆连成水平的一条直线。Lancer不禁想起自己有些脏乱的浴室,歪歪扭扭的牙膏和开着盖的须后水,还有随手搭在浴缸上的毛巾,湿着就皱成一团,阴干后变成硬邦邦的一团。

  这种整洁的程度,不会是有女朋友吧——不过凭Archer的长相和条件,有女朋友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么想着,Lancer兀地有些不爽。冲了把脸,他看向镜子中自己布满血丝的眼角和发青的眼角。真是再糟糕不过了。

  他简单地冲了个澡,拿起整整齐齐又柔软的毛巾,草草地擦干身上的水珠,又胡乱地在湿淋淋的头发上乱擦一气。收拾干净后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在药物的作用下头也没有那么痛了。Lancer嫌弃地拎起散发着不妙味道的上衣,犹豫再三还是没有穿上,裸着上身出了浴室,没擦干的脚底在木地板上留下湿漉漉的脚印。还没走几步,一股香味便钻进他的鼻子,是食物的味道,勾着他前往客厅。

  与此同时,他听到一个声音从客厅传来,是音调偏高的女性声音,辨识度很高,他的脑中立马浮现出声音主人的模样来。

  不会吧,真是女朋友?

  他走到客厅。Archer正背对着他坐在餐桌旁和声音的主人视频通话,而屏幕中那张面容的确是他脑内所浮现的面孔。

  Lancer绕到Archer背后,冲着摄像头挥挥手。“哟,好久不见呀,大小姐!”

  “哎,咦……Lancer?!”明显没有反应过来的停顿后,远坂凛的声调猛地提高:“你怎么在Archer家里……咦咦咦等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意识到自己此刻赤裸上身的模样的确招人误会,Lancer一挑眉头,习惯性地和远坂凛开起了不太妙的玩笑,他噗嗤一声笑了:“就是你想象的那样咯。果然Archer是你手下的人啊,既然这样,可要对我负起责任哦?”他故意这样说道。

  “不是这样的,凛……”Archer连忙出声解释。

  “什么负不负责的……Archer!”远坂凛打断Archer的话,屏幕中俊俏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让Lancer想起冰箱里还没吃的熟透的西红柿,“真是的!你们两个!来剧院给我面对面解释!”

  Archer明显想说些什么,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两声嘟嘟的长音就阻止了他。回过头来,Archer的脸上明显带着怒意:“你干什么!”

  “和小姑娘开个玩笑而已嘛,这么大反应干嘛?”小小的戏弄成功让Lancer颇为得意。

  “你这家伙……!”Archer推开椅子站起身像是要发作,却又在对上Lancer玩味的目光时控制住了情绪。“果然就该把你扔在夜店里自生自灭。”

  “嘴上这么说着,你还不是把我带回来了嘛。”此刻Lancer的厚脸皮发挥出极佳的效果。他嬉皮笑脸地一屁股坐在Archer对面,那个位置的桌面上摆着的正是香味的源头。一份边部焦黄,中央金灿的烤吐司,上面覆着一层撒了欧芹叶碎的芝士。看上去很普通,但闻起来实在非常美妙。Lancer抄起餐具——

  “我说这是给你吃的了吗?”Archer发声。闻言Lancer的动作顿了一下,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副到口的美味即将飞走的表情着实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大型犬了,论相似度的话,Archer愿意给出90%的高分。虽然不足以泄愤,但这小小的捉弄也让他稍微开心了一些,在如愿以偿地看到Lancer咬牙切齿并听到对方肚子发出的哀鸣后,他满意地慢悠悠地开口,语气中带着高傲和怜悯:“算了,就当赏你的。”

  Lancer哼了一声,在与Archer拌嘴与满足自己饥肠辘辘的胃之间,他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后者。叉子戳进柔软的吐司,挑开最上层的芝士,他发现这可不是那种普通的烤吐司。吐司中间柔软的部分被挖掉了,形成一个方形,最底层铺着煎烤过的吐司条,上一层则是色泽恰到好处的培根,中央卧着一个鲜嫩的荷包蛋,一些蘑菇点缀其间。很是诱人,但也很像那种……哄小孩的食物。戳起一块烤吐司塞进嘴里,Lancer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就算是哄小孩的食物,可这味道实在是太过美味了。

  Lancer狼吞虎咽地将盘子里的东西一扫而光。抬起头来,他发觉Archer打量他的目光中竟有一点欣慰的意思,看起来格外温柔。Lancer不由得一愣。

  “一点像样的就餐礼仪都没有,真是不折不扣的野狗。”

  那丝欣慰和温柔绝对是错觉,这家伙就是个混蛋。

  “不许说狗!”

  

  一边拌嘴吵闹着,Archer迅速地收拾好了餐具,Lancer则套上Archer给他准备的衬衫——自己那件皱巴巴的、沾染着酒臭味的上衣,不管他多么不拘小节也绝对不能再穿。他的头发还没完全干,没法扎起来,于是索性披散下来。

  Archer还在洗碗,Lancer便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如果可以的话,他的确是想在这里多赖上一会儿,探探这位钢琴家对自己的意思。才相识几天,他就对这位钢琴家莫名其妙的迷之态度深有体会了,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Archer看上去非常、非常美味。

  百无聊赖地切了几个台,厨房的水声停了下来。Archer一边擦着手一边整理自己挽起的袖子。“你坐那儿干什么?起来,出门了。”

  “这么急着赶我走?”

  “是啊,巴不得赶你走。”Archer已经拿出了车钥匙,“但是某人需要为自己的不恰当言行负责。总之赶紧过来。”

  “真要去找大小姐?”

  “不然呢?去把涉及我的不恰当言论解释清楚,然后我们之间就一干二净了,”说到这里,Archer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他转过身来,面露挑衅和嘲讽的表情,“库丘林。”

  被意外地叫到真名,Lancer不禁愣了一下。Archer的表现就像是在故意激怒他,而他可不会轻易地撞上这陷阱。“既然你都知道我真名了,那为了公平起见,你也该把你的真名告诉我吧?”

  “恕我拒绝。”Archer断然回答,“毕竟除了工作以外,我不想和你有一点关系。”

  “那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真名?”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答案吗?你的名字可明晃晃地挂在‘Lancer’词条下的第一行。”

  Lancer捕捉到他话里隐含的信息:“所以你专门上网查过我?”Archer像是被他呛住了,连下意识的反驳都没有。

  这一轮是我赢了!孩子气地想着,Lancer跟着Archer前往剧院。







TBC

评论(2)
热度(38)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

=斯年.
高三备考中 正在尝试挤出时间写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