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弓| Almost Like Being In Love 05

五战枪弓 夜店DJ狗/钢琴家茶

OOC属于我,不好吃也属于我 

我居然更得这么快……!把自己惊讶到了

文中提到的曲子是http://music.163.com/song?id=405202713&userid=52772934 是我本人非常喜欢的一首 不过看的时候不用打开啦

结果短短地脑洞拖得意外得长……下一节大概就能完结了吧……以及下节有车(.

04点这里





05


  远坂剧院以它的拥有者命名。不论是在音乐节还是在商界都赫赫有名、首屈一指的远坂时辰是这里的前主人,他以优雅著称的高品位使这家剧院毫无疑问地成为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不论是华丽的装修,宽阔的舞台,顶尖的音响设备,那些冠着最高端名字的乐器,还是由远坂时辰本人亲自挑选组建的交响乐团,都彰显着这里与“普通人”的天差地别。剧院设施齐全,包含一大一小两个音乐厅、小剧场、话剧剧场等功能齐全的厅室,但由于远坂时辰的个人爱好,只有交响乐和古典乐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剧院中奏响。

  而当远坂时辰意外去世,他年轻的女儿接手他的全部事业后,剧院的功能便更加贴近它的名字了。不仅话剧和音乐剧在这里上演了,就连一些流行歌手的演唱会也曾在这里举办过。远坂凛继承了她父亲那优雅的品味和作风,在此之上将它们推广演化,在挑选演出节目的基础上,最大力度地利用了每一个厅室。若是在媒体的长枪短炮前,少女口中吐出的一定是官方而得体的话;但私下里,她却吐着舌头,对最亲近的人吐槽道:“这么多房间空着,不如利用起来赚钱。”

  金融理财头脑十足的少女掰着手指头,说着,没人会和钱过不去!

  Lancer和远坂凛谈不上多么熟悉,只是因工作原因见过两三次——他是业界赫赫有名的DJ,远坂凛是业界赫赫有名的投资者。曾经当过Lancer经纪人的那个矮胖秃子急于让Lancer出道,总是逮住一切机会将他介绍给那些手中握有资本的企业家们,妄图等Lancer大红大热后,自己分得一杯羹——后来Lancer嫌他太烦觉得不自在,就把他踹了——尽管由于两人音乐风格差距过大,工作没能谈成,但因为性格意外的合得来,倒也成了不远不近的朋友。

  Lancer和Archer并肩走在剧院里,来的路上他们不停地吵架拌嘴,努力胜过对方,像两个十几岁的少年,不过一踏进剧院的台阶,安静的气氛便让两人默契地同时闭上了嘴。

  在Archer的带领下,Lancer来到了远坂凛的办公室。身着红衣黑裙的少女见他们来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宛如一只小老虎。Lancer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玩笑或许有些过了。他感到有些抱歉,毕竟他想捉弄的对象不是远坂凛而是Archer——不如说,在生活中,Lancer从不恶意地捉弄女性。他上前一步想解释,远坂凛却一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Archer,你去小音乐厅练习。”还以为愤怒的少女会吐出责备的话语,没想到只是语调平平而严肃的指令。Archer显然也没料想到这样的情况,顿了一下还是点头转身离开,留Lancer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紧绷绷的,和双手抱胸的远坂凛大眼瞪小眼。

  “好久不见啊大小姐。”最终Lancer决定主动承认错误,他讪笑着开口:“抱歉啊,上午的事情只是个玩笑……”

  这句话一出,前几秒还气势汹汹、严肃的远坂凛像泄了气似的,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似乎并不是在对Lancer生气——所以那脸色是摆给Archer看的?

  “我知道的,叫你来不是这件事情。”Lancer挠了挠头,这位大小姐难搞的脾气他也领教过,比Archer更甚。

 “不过你要是敢对Archer出手的话,我一定叫你顿顿吃特辣麻婆豆腐。”

  “特辣麻婆豆腐还是饶了我吧……”Lancer耸耸肩,也放松下来。“所以呢,是什么事儿?“

  “你听过Archer弹琴了吧,”远坂凛示意他坐下,“有什么评价吗?”

  Lancer本能地回想起那天晚上Archer弹奏的爵士乐。毕竟莫名其妙地被这段旋律莫名萦绕了好几天,Lancer对它太过熟悉了,每一个节奏型和音符都被他拆析地清清楚楚,随时能完整地谱出来。“技巧也好对旋律的把握也好,都算得上大师级的演奏了。不过听不出来演奏者的情绪表达,非常的冷静而机械。”与他本人如出一辙,Lancer在心中暗暗添道。

  “没错,Archer他最大的问题就是这点。”远坂凛有些苦恼地扶住额头。“Archer他啊,尽管演奏水平和技巧上都非常高超,但在情感的表达上,还不如三岁的小孩子。虽然说可以用强弱快慢之类的处理来掩盖这样的缺失,可懂行的人立马能听出来。”她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看上去苦恼万分。

  “有解决办法吗?”

  “找了很多人做了很多努力了,可是一点好转都没有。”远坂凛摊开手,“不如说是因为他性格上的缺陷吧,只为他人着想而从不展露自己的情感,活得像个不露声色的机器。其实心理医生都找过了,但给出的建议可行性太低了。”

  “所以你请我帮忙?”Lancer猜出了少女话中的意思。

  远坂凛重重地点点头。“你不是很会调动情绪嘛,在这方面算是专家了吧!所以想请你拯救Archer!”

  这有点难办,Lancer挠挠头:“话是这么说,可我完全没这方面的经验哎。”

  “没有关系!”远坂凛撑着桌子站起来,身体前倾,以非常真诚的目光盯着Lancer,眼中蓝盈盈的颜色好像要溢出眼眶,“今天晚上是为股东们举办的小型音乐会,股东们的意见直接决定Archer是否能担任乐团的首席钢琴师。那些老头子们严苛的不得了,Archer用技术掩盖的漏洞绝对会被他们发现的。你是唯一的办法了!”

  这可真是苦恼啊,苦恼之余又有些不爽。远坂凛刚刚说Archer什么来着?“只为他人着想而从不展露情感,活得像个不露声色的机器”?这算什么生活方式啊,Lancer完全理解不能。

  “既然是这样,老子怎么可能不答应呢?”Lancer站起身,“Archer是在小音乐厅?”

  “对!”远坂凛的脸上浮现出笑容,随后郑重地向他点点头。

  Lancer挥挥手向远坂凛告别,走到办公室门口突然想起了什么,脚一打转,及时地在开门前转过身来:“对了,那家伙今晚弹什么?”

  “《魔王》。”


  《魔王》,舒伯特根据歌德的同名诗歌所创作的叙述曲,讲述凶恶狡猾的魔王一步步引诱最终强夺一个孩子生命的故事。曲子以演唱的形式展现的较多,难度则在于演唱者一人分饰四角:魔王、孩子的父亲、孩子和叙述者。能唱好这首叙述曲的人并不多,而用钢琴独奏的方式演绎四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对演奏者的技巧要求非常高,简直难上加难。

  这怎么搞?Lancer一边走向小音乐厅一边在心中苦恼着,一边又想着选曲的人到底是谁,抱怨着搞不清情况的选曲人。这种应付股东的音乐会,当然要选一套炫技的曲目啊,他在心中暗暗规划着,练习曲赋格曲奏鸣曲再加个简单的小乐曲,一套下来怎样也比《魔王》这首难弹得要死的叙述曲要好。

  Lancer推开小音乐厅的门,门缝中泄出一段微弱但清晰的乐曲。小音乐厅绝大多数灯都关着——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远坂凛的节省政策——只有舞台上的灯光打着。小音乐厅的坐中央下沉的部分是舞台,一架黑色的施坦威钢琴立在中央,明亮的演出灯光搭在黑色的钢琴漆上,映出淡淡的光晕。Archer正在演奏着乐曲的开头部分,急促的重复小节模仿马蹄声,重重的低音渲染森林黑暗而紧张的气氛;相对平稳的乐句展现叙述者,然后是以减弱的力度和优美的旋律表达魔王的引诱;用不和谐的小二度和更加快速的乐句来表达孩子的惊恐和父亲的无措;轻柔的力度猛然加重,威胁的气息自乐句中流出——魔王失去了耐心;最后回归相对平稳的乐句,结尾的重音揭示了令人叹息的结局。若是外行人,一定无法从这演奏跳出一丝一毫的毛病,可Lancer越听便越心知肚明。Archer的毛病在演奏中完全暴露了出来。

  “大音乐家有何指点?”结束演奏,Archer站起来,抬头望着库丘林,语气中带着不信任和Lancer听惯了的嘲讽。

  “再弹一遍。”Lancer要求道,心中有了个想法。Archer皱起眉头但没说话,开始了弹奏。一边听着,Lancer一边找到通往舞台的暗门,他从一侧走上舞台,站在琴边。Archer抬眼瞥了他一眼,很快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在琴键上。Lancer听着他的演奏,等待着——在魔王失去了引诱劝导的耐心,决定强夺的那个重音上,他喊道:“停!”

  Archer明显被他突如其来的指令吓了一跳,琴键上的双手猛地缩起抬高。

  “Archer,为什么魔王要先引诱,再强行夺取孩子的生命?”

  Archer愣住了。这个问题没头没脑,答案无法从曲中分析出来。他抬起头,对上Lancer红色的眼睛,背光使得颜色有些深沉。

  Lancer向前走了一步站到Archer的身侧,居高临下地盯着他。接着,令Archer没想到的是,Lancer忽然伸手擒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直接用德语唱出了两个乐句。

“‘我爱你,你的美貌令我着迷。你要是不肯,我就要动用武力’。”

  他绛红色的眼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凶狠和浓烈扭曲的爱意。一瞬间,无法言明的恐惧和颤抖席上Archer的心头,让他近乎窒息。

  他看见了魔王。


  “能做的努力我都做啦,管不管用不知道,接下来只能看Archer自己了。”

  Lancer冲远坂凛摊开手一副无奈的样子。远坂凛咬着下唇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知道了,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她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离音乐会还有三个小时,到那时就知道管不管用了。”她给了Lancer一个感激意味的眼神和一个苦笑。

  “喔,没事儿,那我走啦。”

  “哎,不留下来听音乐会吗?你的话就破例免票一次。”

  “不了,”Lancer摆摆手,“我晚上还有工作。”

  他走到剧院门口,一步一步地迈下台阶,心中坦荡之余又有一丝丝的遗憾和不甘。从此刻起他和Archer的工作关系也撇清了,两人之间的纠葛也就不复存在了吧——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Lancer!”Archer出现在剧院门口,脚步有些急促。他似乎已经开始准备音乐会了,头发用发胶做好的造型完美无瑕,脸上的淡妆似乎还没化完,演出服装穿到一半,衬衫袖口的扣子只系了一颗。Lancer意外地挑起眉毛。

  “明天晚上有时间吗?请你到我家做客。”

  这下Lancer脸上浮现的就不止是意外的神情了,他嘴角上扬,像是在模仿Archer的嘲讽脸,发出“哦——?”的疑问声,有些轻佻。Archer的眉头皱了起来,别过脸。

  “只是为了感谢你今天的帮助而已。”他的声音闷闷的,将这句正当的邀请扰得暧昧不清。

  长长的“哦——?”变成一声短促的“哈!”,带着得意的气息。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TBC






评论(6)
热度(44)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

=斯年.原微博炸掉了 新ID -SangriaSunri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