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弓| 4Minutes (赛车手/发令员)

赛车手狗/发令员茶 五战枪弓
Wada是神!!!!!!!!(大声尖叫
我不会开车没有驾照……(字面意义)
乱七八糟看了好多还是搞不太懂F1超跑改装车什么的_(:з」∠)_文中所有关于车以及改装的信息都请不要深究全是我瞎扯的!
应该大概也许可能没有后续了…





  地下赛车场向来嘈杂透顶。车手或观众混在一起大声交谈的声音,酒杯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响声,大笑或大骂,还有对那些衣着暴露的“工作人员”的调戏和打趣。当然,最不可或缺的当属跑车的轰鸣声,引擎发出嗡嗡的怒吼,改装后的排气管制造出声浪,昭示着速度和力量。
  “其实那些车都没这么大声儿。”
  库丘林靠在车门上,肩膀紧挨着一个女人。女人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看上去手感很好。她举着装饰着柠檬和西瓜的饮料杯,借着啜饮的动作咬着下唇;头上戴了顶粗糙的编织草帽,此刻正越过帽子的阴影望着库丘林。
  “那些不懂改装又嘚瑟的傻子,只会一个劲儿地往引擎上砸钱,然后稍微改改消音器和排气管。就算是普通汽车,改了这两样照样有这声音。”库丘林朝那些嗡嗡作响的车抛去一个似笑非笑的鄙夷目光,自然地伸手搂上女人的腰,紧致而滑腻,手感的确很好。
  “你的车不也是改装的吗,Lancer?”
  库丘林拍了下车门,得意地向女人介绍起来。他的摩喀灰——一辆福特野马,经过宽幅改装,从外观到内里的动力系统全部经过精心的改装,车的性能早已远远超出普通的超级跑车。苍蓝色的金属漆上,红色的死棘花纹横贯车的两侧,如同划破苍空的神枪。地下车场里的车花花绿绿,摩喀灰算不上显眼,甚至可以说低调。
  “但比那些车好看多了。”女人如此评价道,侧身依在库丘林的肩膀上,“那么,帅气车的帅气主人,你的副驾驶座还空着么?”她抬头,搂上库丘林的脖子,眼里亮晶晶的。
  “啊,抱歉。摩喀灰是个性子非常狂野的姑娘,一般人可驾驭不了。”库丘林将她稍微推开一点,迷人的眨眨眼:“不过我的床还空着,或许比赛之后——”他话还没说完,女人直白地甩开他的手,送给他一个夸张的白眼,踏着高跟鞋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库丘林抓抓头发叹了口气,坐进驾驶座。在地下赛车场你总能遇见这些女人,寻求着赛车的刺激,妄图以美色坐进些个赛车手的副驾驶。库丘林才不会这么干,在他心中,让别人坐进副驾驶座就如同背着摩喀灰出轨一样——骄傲狂野的摩喀灰如同一辆难以驯服的战马,副驾驶座从没载过任何人,最多也只有库丘林脏兮兮的外套和汉堡店的包装袋。
  嘀嘀两声喇叭隔着车窗闷响。库丘林摇下车窗,旁边的肌肉车是同他一样是经常混迹于这里的主,车主人冲他招手示意。库丘林回以一个相同的动作。事实上,他在这家地下赛车场算得上是赫赫有名了。屡次突破直线竞速赛的记录,创下弯道最高时速的成绩,“Lancer”的名号和他的摩喀灰在这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库丘林,他张扬而狂热,每当摩喀灰奔驰之时,他都享受耳边的轰鸣,驰骋于赛场的潇洒和肾上腺素飙升的兴奋。地下赛车场的偷印刊物甚至在他创造纪录的那天,把他的照片同摩喀灰一起印在报纸的首页,黑而厚重的粗大字体富有冲击力地印着:又一个不要命的疯子/天才!
  尖锐的清场铃声响起,赛道上的人们纷纷离开,跑车们的车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库丘林摩挲着方向盘,忽然听到有人在敲他的车窗。
  “先生,”他听到声音,隔着车窗闷闷的,只能辨认出是个男人。摇下车窗,声音便逐渐清晰起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说:“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建议您退出这场比赛。”
  “哈?”库丘林扬起眉毛,“你什么意思?”
  男人俯下身,背光让库丘林看不太清他的脸,“我刚刚看到有人在你的车附近打量。”
  “对老子爱车垂涎的人多了去了。”库丘林摆摆手,想把这个莫名其妙的人赶走。对方察觉他的意思,竟然皱起眉毛,一副严厉又想要开口训斥的样子。正在此时第二声铃响起,离比赛开始还有一分钟。
  库丘林直接摇上了车窗,不再理会那人,注意力转移到赛道前的发令台上。这是对所有赛车手的激励,也是所有赛车场的惯例:漂亮诱人的女性发令员,浑身上下包裹着极少的布料,突显出丰满的胸部和诱人的曲线,握着着黑白格的旗子,姿势诱惑地挥舞着三、二、一——
  等一下。库丘林皱起眉毛。今天怎么他妈的是个男人。
  站在发令台上的赫然是个高大健壮的男人,穿着严严实实的红色机车服,黑色的皮手套就连手腕也不露出一点,头发全部收束进帽子内,只露出鬓角的一点点白色。阳光下那人的褐色的脸上表情严肃而认真,看起来非常无趣。
  库丘林砸了一下方向盘用喇叭声发泄自己的不满,抬眼过去目光似乎正好和那个发令员对上。刚刚来敲车窗的好像就是这家伙吧?他打量着对方的脸部线条然后下定结论,对那家伙的不满莫名其妙地更深了一些。
  高大健壮的男性发令员——到底为什么今天是他妈的无趣的男人——一丝不苟地挥动旗子,动作标准。库丘林连忙晃了晃脑袋讲那些无关的抱怨驱散,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赛道上。三、二、一——
  他踩紧油门。
  摩喀灰抢在所有车前一跃而起冲出起跑线,三秒内百公里加速的速率让库丘林以绝对的优势领先。手动换挡打轮,他打算像平常一样以高速过弯。就在他握住方向盘打算来一个漂亮的漂移时,忽然感到车尾一轻,后轮的摩擦感不太对。
  下一秒,摩喀灰突然失控。
  库丘林把住方向盘试图稳住车体,但他即刻判断这不是操作失误而是事故。他用手肘护住头的下一个瞬间,摩喀灰以高速撞上了弯道的隔离带。高速带来的撞击让他恍惚间失去意识,短暂的空白后耳边响起尖锐得要命的耳鸣,人群的尖叫和呐喊像是来自遥远的彼方。
  摩喀灰被撞翻,库丘林的腿卡在变形的驾驶座内动弹不得。他努力地伸手打开车门,倒转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一辆雪佛兰科尔维特。
  妈的,居然用雪佛兰科尔维特当安全车。这竟是他脑内的第一个想法。
  安全车呼啸着靠近,从车里领头跑出来的正是那个发令员。他的帽子在奔跑中掉了,银色的头发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有些刺眼。
  发令员将他拖出车子扛到担架上,仰面朝天正对刺眼的太阳。库丘林闭上眼睛试图伸手遮挡,接着便有一只手覆在他的眼睛上,冰凉凉的。
  “别乱动。”
  “摩喀灰……”
  “没烧着。”
  库丘林瞬间安心了许多,他任由医护人员把他塞进救护车里。刺眼的太阳光转为白亮的灯光,覆在他眼上的手撤了下去。库丘林睁眼,便看见发令员的脸,发现对方意外的帅气英俊,是很招人喜欢的类型。
  发令员双手抱胸,冷漠地向后退了一步:
  “我提醒过你,车有问题吧?”





评论(2)
热度(77)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

=斯年.原微博炸掉了 新ID -SangriaSunri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