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griaSunriseN!
=斯年.
2016-08-04

Le bien qui fait mal

放过来存个档。

文中三观不太正请避雷

其实就是给自己的小姐姐补个起源故事,写得太快没修没看,最好也没其他人看【。

BGM是http://music.163.com/#/m/song?id=34690881  打开的话效果应该不会太差?



=====================


  Lydia Jones有过一个男朋友。

  那时她刚迈入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大门,年纪轻轻,且怀着一颗充满艺术和爱的心。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华盛顿广场公园。她有着两个半小时的超长课间,足以让她到两三个街区外的SOHO逛一圈后还可以坐在华盛顿广场公园的长凳上看用三角钢琴卖艺的钢琴师,看跟着钢琴曲扭动身躯的踢踏舞艺人,看在地上彩绘的画师举着颜料喷灌喷出奇幻的色彩。她握着一罐樱桃可乐,身边放一个小纸袋。有鸽子扑棱着落到她的脚边一啄一啄地讨要食物,于是她从小纸袋里拿出准备好的曲奇饼干,自己咬一口,剩下的掰成碎渣,撒在地上。见状飞过来的鸽子多了起来,很快她脚边就聚起了灰白色的一群。过了一会儿鸽子群忽然由远到近地,受了惊吓一般散开了,紧接着一枚滚动着的硬币歪歪扭扭地撞上了她的脚尖。Lydia疑惑地伸手去捡。

  “等一下!”一个声音叫住了她。Lydia循声望去,一个看上去和她年龄差不多的男生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表情带着些尴尬。“嘿,帮我看看是哪面朝上,好吗?”

  Lydia低头看了看:“正面。”然后抬头打量着这个向她走来的男生。他个子很高,棕色的短发一看就用发胶精心的打理过;眉毛很粗,眼睛是灰色,鼻梁两旁有些褐色的雀斑;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T恤和一条卡其色的长裤,让人感觉很干净。

  此刻对方脸上的表情像是松了口气,然后便扬起了一个自信的微笑:“哦,那真是太好了!”他说,对上Lydia不解的目光,于是他将硬币捡起,耸了耸肩:“是这样的。我刚刚在那边看见你,觉得‘哇哦她真是完美’,就想要来找你搭讪。但我又怕这样会吓到你,所以干脆掷硬币来决定,结果一手滑,硬币掉了。”

  Lydia看着他,觉得有些好笑,又起了些兴趣。她问:“那结果是什么?”

  闻言他笑了几声,将硬币的正面冲向Lydia,说:“你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美丽的小姐?”



  就这样,他们成了彼此的恋人。

  他们一个就读于商学院,一个就读于医学院,可纵使主教学楼离得不近,他们还是会在课间约个对方——华盛顿广场、图书馆或是随便一条曼哈顿的街道。在华盛顿广场公园喂鸽子是他们的日常活动。Lydia烤些曲奇,装在纸袋子里,他则去买两罐樱桃可乐。他们把那些极少数没烤焦的曲奇吃掉,剩下的就都掰碎了喂给鸽子。Lydia总是要把所有曲奇都尝小小的一口,确认它真的焦到又苦又涩嘴;而当他每每嘲笑Lydia的烂厨艺时,Lydia就用一整块烤焦的饼干塞到他嘴里,让他也“体验体验鸽子每天吃的食物”。然后他们就在长椅上嬉笑打闹起来,一切动作都毫无违和地融入了热闹的曼哈顿。他们在夜晚登上学校租的大型游艇,在哈德逊河上,在两岸璀璨的灯光下举起酒杯,然后拥吻;他们去参加6th Ave的游行和活动,Lydia拉着他的手,在他脸上画着五颜六色的彩条,高举着气球,快活地随人群涌动;他们也去图书馆,预约一个单独的房间面对面地坐着。他手边是《宏观经济学》,她手边则是《解剖学》,查好资料后再去楼上的自习室,在软沙发中,Lydia靠在他的怀里,用平板敲着自己的论文;他们还经常跑去音乐分院偷偷地占一间琴房,Lydia从琴凳中翻出一些乐谱,李斯特或格里格,然后她磕磕绊绊地弹着,并不由分说地让他安静地听着。

  他们度过了幸福无比的三年,期间倒是不乏争吵和冷战,但Lydia觉得这才能说明他们的爱。到了第四年,他毕业了,可法医专业的Lydia还有一年的大学生活。Lydia还得住在宿舍,他却因曼哈顿的房价实在太高而租了布鲁克林的一间房子。这可不是走几条街就能到达的,理所当然的,他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远了。这一年Lydia还要准备毕业和实习,开始她会在他家度过周末,后来随着学业压力的繁重,有时候一个星期一次面都见不到。

  可Lydia丝毫没有觉得他们的感情有什么变化。他们心的距离还是那样近。

  在他们不在一起的时间里,Lydia喜欢给他发短信。一条接着一条地发,问他在哪,跟谁在一起,在干什么,想不想她。收到回复的她永远是开心的咧开嘴,幸福地咬着嘴唇,然后啪嗒啪嗒地敲下一条短信。

  Lydia过度频繁的发短信行为经常被她的好友们调笑。她们开始说,恋爱中的人真是疯狂;后来说,你还真是管的好严呀;到了临毕业,她们竖起手指,表情严肃,说,Lydia,你应该给他些喘息时间。

  Lydia不以为然。她说,你们在说什么呢,这可都是伟大的爱呀。

  于是她的朋友们只能摇着头,转过身去,小声地说着,“Lydia真是个偏执的控制狂。”

  Lydia当然听见了,但她不予理会,她安静地想,这也都是我给他的爱呀。想到这点,她又咬着嘴唇笑了起来,幸福地编辑下一条短信。

  可是她忙于学业的同时,他也忙于生存。在浩大的,人才济济的纽约,他找到工作很不容易。于是Lydia发现他也很忙,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开会。他们见面时,他总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西装,夹着一个公文包,走路急匆匆的。于是,他回短信的间隔越来越长,内容越来越简短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了。Lydia不介意这些,她觉得她付出的爱,对方一定全权接收了,只不过他太忙,没时间付出等量的爱罢了。这没什么,她看着他一天两三条的回复,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打起了精神。

  没关系的呀,他感受得到爱,这样就可以了。



  若要Lydia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排一排,她会说,浪漫、爱情、艺术。




  终于,她毕业了。

  毕业那天,她同学们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她的头发早就染成了浅金色,也烫卷了,这让她脱离了最后一丝学生气;她还化了比以往更精心的妆容,口红也换了一个更鲜艳的色号,踩着六厘米的细跟高跟鞋。她坐在吧台上,举起手中的鸡尾酒,喊着:“敬艺术与爱!”其他人便跟着她一起喊:“敬艺术与爱!”

  Lydia酒喝得不多,没怎么醉。十一点时她买了一瓶好香槟,用考究的袋子装着,然后向大家告别。

  大家说:“别走呀,Lydia,还没尽兴呢!”

  Lydia冲他们挥挥手,说:“我还要与另一个人一同狂欢呢!”

  于是他们便嬉笑着调侃起她和她的男朋友来。无意中有人提了一句:“这么晚,他都不来接你!”

  Lydia看了看手机,屏幕没有亮起来,没有回信。她很快又笑了,然后说:“没关系的呀,我爱着他,就足够了!”



  她打车到他家楼下,抬头看去,他房间的灯还亮着。她开心的发短信:我到楼下了Darling!

  然后她进楼,按下电梯,在电梯攀升中又难耐的发送:在电梯里了!

  当她站在他家门前时,门并没有如想象中被他打开。她想也许他没看到短信,便用备用钥匙开了门,随着门推开的吱呀声,欢快地呼唤对方的名字。

  他总算应了一声。Lydia将客厅的灯拍亮,鞋子踹下来,赤着脚走向卧室。他果然坐在办公桌前,背对门口,手撑着脸,好像在思考。Lydia轻轻地将香槟放在柜子上,从背后拥住他,两只手臂亲昵地环着他的脖子,头靠着他的头。她觉得,时间还很长,她想说的话大可以留在以后说,现在她只想拥着他,感受着喜悦攀上心头。

  可他打破了寂静。

  他说:“Lydia,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Lydia向后退了两步。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然后解冻变为震惊、疑惑和悲伤。她问:“你爱上别人了?”

  他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站起身,面对她,然后举起他的手机,说:“不,不。我只是觉得和你在一起,让我喘不过气。”他按亮了手机屏幕,上面是十几条未读的短信。

  他说,“我本想在大学时就提出来,后来毕业了,我以为你能收敛一些,可你反而变本加厉了。”

  Lydia急切地说道:“我是烦到你了吗?你要是不想让我给你发短信,我就少发些,别……”

  “不是!”他粗暴地打断。Lydia吓了一跳,瑟缩了一下。她看见对方眼里的不耐烦,看见深陷的眼窝和黑眼圈,他的头发也没有抹发胶,松松地塌下来。他说:“不只是发短信,还有别的。在一起这四年,你恨不得时时刻刻黏着我,一旦要分开就要随时掌握我的情况,在哪儿,干什么,和谁一起,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Lydia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他继续到:“我们吃什么东西,你来决定;去哪儿玩,你来选择;就连我买个小物件你也要挑三拣四。我们为这种事情吵了很多次了,你却从来没有改善,反倒越来越厉!”

  Lydia深吸一口气,说:“我都是在为你着想啊,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她的声音在发颤,手也在颤抖。

  可他却摇了摇头,语气也缓和了一些:“Lydia,仔细想想的该是你。生活在这种被人管制的环境下,没有自由的前提下,你还能好好生活吗?我不是说要分手,我是想先分开一段时间,彼此留一个调整和改过的空间和时间……”

  Lydia发觉她的手颤得更加厉害,牙齿也在打颤。她的嘴唇快要被她咬破了。她低下头,强行压住自己心底的失落和伤心,可愤怒却无法抑制地向上生长。她忽然觉得她付出的那些,全部的爱,都打了水漂。最后她说,用近乎破碎的声音:

  “可、我那……都是因为爱啊。”

  “爱、爱、爱、你不要每次都拿爱来当借口!这不是爱!这是Lydia Jones,一个偏执的控制狂!你怎么还不明白你那算不上是爱!你……”

  他的话未说完,便一声清脆的碎响。几秒后,他倒在一片玻璃渣中。

  而Lydia,手中握着残余的香槟瓶口,胸口还在因愤怒而起伏。

  她的大脑并非一片空白,而是被一个想法,被愤怒的情绪所占据。

  他怎么敢说那不是爱?

  “你怎么敢说那不是爱?!”她对着倒在地上的人哭吼,将香槟瓶口狠狠戳在他的背上,一下又一下。她的下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晕染开鲜艳的口红,滴在他的身上。

  她就这样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直到累了,瘫倒在他的身上,还在小声地哭泣。紧接着她忽然意识到,她身下的躯体一丝起伏都没有。

  她跪起来,用颤抖的手去试他的鼻息,然后又一次哭着,嘴角扬起的笑容是绝望和痛苦的弧度。

  他死了。

  她亲手杀死的。



  若要Lydia Jones形容当时她的感受,她会说,那是一种痛苦,美好的痛苦。

  杀死自己心爱的人,叫她何尝不痛苦呢?可当她跪倒在地,揪着自己的心口,那里仿佛在膨胀,要炸裂开来,像有什么东西正蠢蠢欲动,扭动身躯打出一个孔来。然后她意识到,是轻松和释然感在膨胀 ,是愉悦在蠢蠢欲动。意识到这点时她想笑,想歇斯底里地大笑,笑自己终于完成了红龙的蜕变,成为了她所期待的那种人——浪漫、爱情、艺术。

  这难道不浪漫吗?亲手杀死自己所爱的人。这难道不叫爱情?她可是为了爱才下的手。这难道不艺术吗?看看这场景吧,不夜城的灯光在窗外闪耀着,明亮的灯光下,玻璃反射着奇幻而耀眼的彩色,爱人的尸体倒在其中,血染红衣服,这是美,这是艺术!于是Lydia Jones开始大笑,从喉咙里挤出如哮喘病人般的嘶哑笑声。她带着这样的笑声,冷静地思考,将现场伪装成入室抢劫杀人的样子,并将自己摆在了受害人的位置——她向柜子的一角狠狠撞去。



  在此之后Lydia Jones依然烤曲奇在华盛顿广场公园喂鸽子,喝着樱桃可乐,仿若一切都没改变。

  在此之后Lydia Jones,会用被害人的血,在墙上写下:

  SWEET SERIES KILLER




  ==========================


樱桃可乐和sweet series killer的梗还是来源于《Series Killer》这首歌 好听的 我喜欢

标题是法语,出自《摇滚莫扎特》,萨列里的内心小剧场[.]好听的。

想表达的是Lydia Jones对待爱情的偏执和扭曲以及她对“浪漫”的另种解读,但是看起来很不成功_(:з」∠)_在细节上稍稍下了一些功夫也是埋了伏笔,可是吧写的时候就很粗枝大叶随随便便想到哪儿写哪儿所以最后成品看上去十分的乱

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评论
热度(4)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