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griaSunriseN!
=斯年.
2016-11-13


今天从学校出来,头一次向左转去了那家夹在阳澄湖大闸蟹和养生汗蒸之间的小打印店。穿着校服,特地和店主说了“模拟联合国社团”这样的全名,他了然的一抬下巴:“哦,模联社啊。” 找国家牌的底板,在“模拟联合国”文件夹中瞥见了不少过去的东西,我倒是一眼就认出了古巴导弹危机的易拉宝,有点开心。
从打印店出来原路返回,脑子里一大堆事情嗡嗡作响,作业啦、校内会啦、登月舱啦,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心糟。
到地铁站并没几步路,但我倒意外收获了这几周来最大的惊喜。
李陆迎面走过来的时候我依旧,脸盲发作,但也仅仅一瞬。也没再像上次刘丹阳回来的时候那样犹豫不定不敢认啦,开心地叫了一声扑过去来了个拥抱。啊呀开心极了,是这个糟糕周末里唯一让我开心的事情啦。发现要看他得抬头,就感觉他又长高了,比我初二时见他的要高多了。于是第一句也问的是这个。他说没有。好疑惑呀,难不成是我矮了么,又或许是太久没见以至于身高都模糊了。
两个人就靠在会动的栏杆上聊天。我跟他说我去春盎然问国家牌的事情,他也问校内会的事情,社团的事情。与其说是和他汇报现状,其实更像是我自己的抱怨啦。刚开学的那一周极其不适应社团环境,到处找他、悦泽吐槽。后来不想打扰高三狗,于是又偶尔和陈天赐说说。前几天LFZ也来问我。过了几个星期也逐渐习惯适应啦,但是今天见到他还是像吐苦水一般地说了。这场景很好笑,我心累地靠在栏杆上,他心累地靠在栏杆上,然后栏杆就滑动了,吓了我一跳。
又提到,说,现在社团没有经费呀,总共就剩打赏的三十,其中二十还是我妈给的;他说他妈妈也给了十块。我俩面面相觑开始笑。好笑又有点点辛酸。李陆说他还想着拿高三的一千奖学金资助一下社团啊之类的,我听了超级开心,又觉得他傻。
之后又说高三啦,学习啦。愈发感到可怕,高三很可怕,这所学校也很可怕。他给我一份去年理科的综合排名,成绩可没有学校自己说的那样优异,又想起陈天赐说他们没考好一七一生气到变形,大概也是了吧。本想拍拍他肩膀跟他说这届理科靠你啦!无奈手里提着东西,再说要想够到他肩膀还得踮脚只能作罢。
也问了问其他人的近况,得到的回答和刘丹阳那边的差不多。悦泽在年级前十真的让我太开心啦,又有点欣慰。
后来提到老师们,这般那般,最后又说回到社团。直到我的手机忽然震动,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啦,我可是十点出的门,莫名其妙地就和他靠在栏杆上聊了这么久,也是很可以。
走的时候和他说加油,虽然他肯定听过很多遍啦。不过,真心的希望他们都能摘下自己的理想收其于囊中啊。今年在学校的表彰立牌上有陈思博。希望明年我喜欢的他们都能在表彰立牌上呀,照片旁印着令人惊叹的分数和使人垂涎的大学。

至于我自己呢,又开始瞎想了。想明年要怎么和悦泽雪菲一起出去玩,暑假怎么约饭。新学年的招新和活动,他们会偶尔的回来几次,像那些前辈们一般,坐在212的后排;或是像以前那样,像去年一般,穿着校服,将书包地甩在左侧最前的位置上,然后潇洒地坐在长条桌上。脑海里浮现出画面,然后忽然想起赵雪菲剪了个刘海,画面又消失了。啊赵雪菲剪了刘海后会是什么样子呀,好想看看。
真的好期待啊。
好想他们。

评论
热度(2)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