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义枪弓| Spooky

#其实是C影弓
一小时极限摸鱼 黑帮C狗(30岁)/杀手影弓(13岁)
有一点点点未成年X暗示请注意避雷(虽然最后没做成啦其实!)
狂王黑弓和枪弓有提及
以及大概也许可能没有后续了……
以上?








  清凉的夜晚有助于保持清醒。
  Caster半眯起眼睛眺望着这座繁华而喧闹的都市。夜幕沉沉地压下来,高楼大厦的炫亮灯光代替了银白的星星,在黑夜的画布上染出令人晕眩的奢侈。车辆川流不息,下城区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不停。在金钱和欲望的滋养下,黑暗与罪恶就是这样从城市的缝隙中悄然无息地成长起来,扩大蔓延,直至每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在他身后的酒店宴会大厅里,衣着华丽而讲究的人们举着酒杯高谈阔论。黑道和白道,商人和军人,慈善家和政客,你能想象到的一切高端人士都汇集在这间奢侈过分的宴会厅里。他们一边假装从容地寒暄交谈,一边用眼神四下寻找着什么。而他们所寻的对象,Caster,现在就独自一人立于露台上,手里还握着一杯香槟。
  当然,作为这场宴会的举办者和核心,Caster理应身处宴会厅之中,适度圆滑而礼数周到地处理他和那些人的社交关系,不拒绝每一次举杯和每一杯新添的酒,并保证自己完全清醒和冷静。按照以往,这些事情都由Berserker与他一同分担——作为黑帮的一把手,Berserker的吸引力要比他大许多,尽管Berserker不擅长社交,但他绝对能帮Caster转移二分之一的酒精。可是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当手下为Berserker套上西装大衣,他伸手去拿那顶礼帽的时候,一通紧急通讯阻拦了他们的脚步。
  “又是那个条子?”Caster对着镜子整理袖口。
  “嗯。”Berserker放下手杖,转而抄起摆在一旁的枪。
  “你和他的猫鼠游戏倒玩得开心,倒也顾及一下我这边的生意啊。”Caster继续整理驳领,“差不多该收手了吧?”
  Berserker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回应,一个字没讲,转身离开。
  Caster在原地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他多少也摸清自己弟弟的脾气了,在心里计算了这一单交易被搅黄的损失。啊哦,下个月Lancer没法带他的小男友出国旅行了。
  总而言之,这一通紧急通讯直接导致Caster现在的情形。天知道他喝了多少酒,耗费了多少精力周旋于那些拼命巴结他们的人。几分钟前,他好不容易摆脱一个缠着他不离开的女人。那女人穿着低胸的粉色礼裙,脸上脂粉厚得像层面具,甚至她笑起来时眼角的皱纹里都卡着粉,她说了几句话就伸手挽住Caster的手臂死活不放。
  简直比梅芙还要难应付。Caster一边这么想着,胃里一阵翻腾。他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深吸一口冰凉的空气,重新摆出他作为黑帮二把手的仪态来,推开露台的门。
  “宴会即将结束,感谢各位今天的捧场!让我们一同举起今晚的最后一杯,敬这美好的夜晚!”他站上高台,举起手中的香槟。

  终于结束了。
  确认最后一辆豪车驶离停车场,Caster径直上了电梯,进入提前准备好的套房。手下应该确认过安全了,酒精和劳累使他的警惕不自觉地放轻。拽开外套的扣子将高档的布料扔在地板上,Caster扑进柔软舒适的床。什么风度架子现在都暂且抛在一边,他累得要命,还是赶紧把Lancer抓回家吧,多个人帮他分担那些酒,明明那家伙最能喝了……
  Caster胡乱想着转过身,手习惯性地伸到枕头下,任由意识随酒精沉沦,眼皮越来越沉。在他逐渐狭窄又模糊不清的视野里,高档的家具都糊成一团黑乎乎的色块,可那些色块中,又忽然出现一个银白色的影子,小小的,人型,下一秒忽然消失,然后又出现,像个小幽灵——
  Caster睁大眼睛。
  “什么嘛,我还觉得这次的目标应该挺好杀啊。”稚嫩的声音从他上方传来,在本能的驱使下Caster伸出手去抵挡,抓住的竟然是一只纤细的手腕,而那只手上所握的小巧尖利的匕首正直直地指向他的喉咙,力道之大仿佛下一秒就会血腥四溅。
  居然有杀手在,大意了。Caster咬紧牙关,出其不意地屈起膝盖顶撞在那人的腹部。对方发出一声痛呼,手上松了劲儿。Caster趁机夺下匕首将那人制在身下,右手将那两只纤细的手腕并在一起紧握着,左手摸出枕头下的手枪,抵在那人的眉心。
  然后他才发现,这居然是个小孩子。
  一个银发的小男孩儿,稚嫩的脸庞与那气愤扭曲的表情丝毫不搭,一道黑色的可怖伤疤从额头蔓延至整只左眼,黑色之下浅金色的眸子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很好杀?”Caster呵笑一声。
  “放开我!”男孩儿在他身下挣扎,Caster用单腿的膝盖压住那双胡乱踢蹬的腿,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引来对方一声痛苦的闷哼。
  “派这么小的孩子来杀我,阿赖耶是不是老糊涂了?”掌控一切的感觉回到手上真是太令人愉悦,Caster空出一只手,虎口轻轻地抵上男孩儿细嫩的脖颈,感受着他因紧张和恐惧而逐渐急促的呼吸,慢慢地将他压入柔软的床铺。
  “你想干什么?”尽管急促的呼吸已经暴露了他的害怕,男孩儿仍然恶狠狠地瞪视他,稚嫩的声音中听不出一丝颤抖。
  “你说呢?”Caster笑眯眯地俯下身,直到鼻尖即将触碰到男孩儿额前细碎的银发。
  “美好的夜晚总不能浪费,对吧?”













(其实Caster没做全套 他只是想从影弓嘴里套话 套到名字之后然后就把人给放了……

评论(2)
热度(24)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

=斯年.原微博炸掉了 新ID -SangriaSunri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