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fmann觉得此刻的气氛有些尴尬。 

  他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上。这家店很小,桌椅摆放的紧促,椅子和圆桌之间的空间有些小了,他的腿伸展不开,盘踞在狭小的空间里。Lena Ashdown坐在他的对面,染着亮黑色指甲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手机屏幕。她穿着一件斜式剪裁的黑色皮衣夹克,脖子上是一条双层的丝绒项圈,细的那条正中央悬着个小巧的银边三角形吊坠,和她脸颊旁亮晶晶的耳钉呼应着;深红色的嘴唇显得肤色很白。她的眼睛因盯着屏幕而微微低垂着,于是Kafumann看见了她眼皮上晕染开的、应该是被称作是烟熏妆的眼妆,以及眼角细碎的亮片。 

  Lena没有要说话的意思,Kaufmann自然没有主动挑起话头。他和这位浑身散发着与他完全不同气息的姑娘丝毫不熟悉,顶多也是在和Wakefield一起见他的朋友们时听他们谈起她,艺术家Hugo Ashdown的妹妹,有着和她哥哥如出一辙的黑发,但性格似乎和他截然不同。事实上,Kaufmann对她的印象只来源于“一脚把图谋不轨的男人踹城脑震荡”。 

  因此Kaufmann处于当下的情形里,仿佛浑身不自在。这不仅来源于他和Lena的不熟悉,也来源于他们两人外貌和气质上的巨大差别。 Kafumann身上是长款的红色呢子大衣,与他过去无数个日子中穿的没什么区别。 Kafumann的一些同事曾经对他说他应该尝试一些其他款式的衣服,那些年轻的女性们掰着手指头说着蓝色和黑色会很好看,短款的夹克也不失一种选择,还会显得更年轻些。口气很礼貌,但他总觉得她们仿佛是在对待不懂穿搭的十几岁青少年。 

  事实上,Kafumann并不是对其他款式的衣服从来不着眼,他或许有些固执,但并不死板。只是在各种颜色中更偏好深红色系,而深红色也的确很符合他的气质罢了。至于长款,则是他没费多少工夫就发现的合适款式,毕竟他个子高,对压低身高这种事情丝毫不用担心。如果你足够留心,就会发现Kaufmann的每件大衣都有着不算小的差别。那些衣服中,有深沉的暗红色,也有显露亮度的酒红色,还有带着低调的暗纹的,材料和剪裁也各不相同。 他还记得Wakefield第一次拉开他衣柜门时的反应,脸上带着些惊讶,又有着意料之中的挑眉和笑容。他站在Wakefield身旁,侧过头看着他的反应,心中头一次对自己的穿衣风格生出一丝丝的怀疑。

   “哇哦,我没想到一排红色会有这么大的冲击力。”当时Wakefield这样评价道,语气中带着笑意。

   “你会想让我试试其他风格的衣服吗?”Kaufmann这样问。

   “嗯……T恤之类的还是算了,短款外套或者夹克之类的感觉会很有意思。”wakefield将手伸进那片红色中,“不过你穿这些的确很好看。” 

  他过去的确这样说。

   对面的Lena忽然放下手机。她端起面前的蓝莓气泡水喝了一口,玻璃杯和桌面碰撞的声音引起了Kaufmann的注意力。她随意地开口:

   “所以,他把你甩了?”





评论(13)
热度(15)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

=斯年.
高三备考中 正在尝试挤出时间写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