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弓| Almost Like Being in Love 03

夜店DJ枪/钢琴家弓

五战枪弓

OOC都是我的,不好吃也是我的锅.

笔者半个乐盲,对DJ及相关知识了解甚少,文中涉及到的相关内容都是在胡诌,请不要揍我

月球萨莫一出就突然激情写字 手放上键盘却写出了枪弓…总之这一篇非常的混乱

嗨呀一时上头写字过后非常劳累 歇一歇打新宿吧还是

01点这里   02点这里





03


  优美动听的琴声自指尖流泻出,在灯光中渐渐充盈整个演奏厅。完美的节奏、完美的技巧处理——

  “还是不对啊,Archer。”

  远坂凛打断了Archer的演奏。她从观众席的第一排站起,秉持着优雅的步伐迈上舞台,高跟鞋踏出的节奏与绕梁的余音完美重合。她叹了口气:“唉,即使是世界级演奏大师的指导也无济于事吗。”

  “他没有给出什么实质性建议,凛。”Archer回答她,“只有‘了解作者生平和乐曲背景’这种在小学音乐课堂上说的话。毕竟天才无法理解资质平庸的人。”

  “又在说这样的话了!”少女提高音量,认真的她意外地很有压迫力,“真是的,别总看轻自己啊。”

  Archer耸耸肩。远坂凛苦恼地扶住额头:“昨天预约的心理医生呢,说什么?”

  一想到昨天诊室内有些荒唐的情景,Archer发出一声嗤笑:“不得不说你推荐的心理医生真是靠谱极了。他建议我‘开启一段恋情’。”

  开启一段恋情,那位端着草莓蛋糕的粉头发心理医生的确是这样说的。

  “Archer先生你呀,是能体会得到乐曲中的情感,却不知如何表达吧?脱离弹奏技巧和强弱以外的情感输出存在障碍的话,不如开启一段恋情,更加直接地接触对方的情感,并学习输出自己的情感。”他说这话时神情是那样温柔而认真,语调里充满了恳切,他的确是认真的。

  Archer本期待着远坂凛对这番既不专业又不靠谱的建议发表些否定的评论,但对方脸上却一副认认真真思索的样子。“说不定真的有用呢……”他听到少女的小声嘀咕,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喏,这个给你。”远坂凛递上一张名片,黑色的卡面上排列着高调的烫金花体字——Chaldea Night Club,下方印着地址和电话,这是这座城市中最出名的那家夜店。Archer蹙起眉头:“凛,你不会把那个医生的话当真了吧?”

  “才不是呢。”远坂凛一挥手,“虽然我是很想给你下达‘24小时内找到女友’的命令,但对你来说怎么样都是不可能的吧?”Archer松了一口气,又意识到她真的思考了心理医生的提议,心里一沉。

  “去和这家夜店的DJ聊聊吧,可能会有帮助。”远坂凛解释道,Archer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微弱的自暴自弃。

  “夜店DJ?”像是为了确认一般,Archer重复了一遍。远坂凛努力维持自己严肃的语气解释道:“对,名字是Lancer,我和他有过一点交集。虽然是个夜店DJ,但他在音乐上堪称天才,调动情绪这种事情可是超一流。”可是在Archer质疑的目光下,她的表情逐渐崩坏为恼羞成怒,“哎呀真是的!到头来还是都怪你啊!我这样费尽周折的还不是为了你能被股东们认可嘛!顶级的演奏级大师也求助了心理医生也找了就连街上唱歌卖艺的我都问过了现在也只剩他了!再没有效果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语调又高又尖地吐出一连串的抱怨,远坂凛一跺脚转过身去,“总之,离审核演奏还有一个星期,在那之前把状态给我调整好!”她气冲冲地走了。

  Archer看着远坂凛气鼓鼓的背影叹了口气,他知道对方不是在真的指责他,在这种情形下让她一个人冷静反而会比较好。他盯着手中的卡片,硬质纸锋利的边缘在指腹压出一道浅浅的红印。用手指摩挲着质感高级的卡片,他回想起刚刚远坂凛提到的名字。

  Lancer,短短的两个音节咬在唇齿间,他习惯性地思考,大脑却莫名其妙地搜索到了那句“开启一段恋情”。

  他晃了晃头,拿出手机搜索那个名字。蓝色从左到右填充满加载条,然后一张大大的图片便跳出在他的屏幕中央。宝蓝色的长发,英俊的面孔,还有一双野兽般的绛红色眼睛——Archer的呼吸为之一滞。他开始感到混乱。

  啊,竟然是那个男人。

  


  Archer很久以前便认识他。

  那是什么时候,六年前,或者七年前?他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不过那的确是有些久远的事情。当时他刚刚考上音乐学院,远坂凛也没有继承父亲过于庞大的事业,她扎着有些孩子气的双马尾,发尾用红丝带分别绑出两个蝴蝶结,小心翼翼地避开佣人的眼睛翻出院墙,Archer站在约定好的位置接住她,有些趔趄地将她放在地上,然后远坂凛抓住他的胳膊。

  “快点走,快点儿。”她小声地说,语气中是按捺不住的兴奋,蓝色的眼睛在夜幕下十分透亮。

  十六七岁的少女正处于十足的叛逆期,而远坂时辰恰巧对于自己的女儿有着过于严格的要求。优雅既是一切,古典音乐是高雅的,是优雅的代表。他既在古典音乐商界叱咤风云,又将那副骨子里的优雅完完全全在家中展现。于是,自出生就被莫扎特和格里格环绕的,一心想使自己的父亲满意却没怎么得到过表扬的远坂凛,一头扎进了当下火热的摇滚乐。她买来大卫鲍伊的专辑藏在床底下,和她那些黑色调的、印着骷髅头的T恤衫一起,没被发现后便愈发大胆,甚至敢在晚上翻出家门,拉着Archer,要求他陪她去摇滚音乐节。

  此刻远坂凛身上穿的便是那件黑色的骷髅头T恤,搭着一条短款的破洞牛仔裤,为了全身穿搭她甚至没戴红宝石项链。Archer从上到下打量她,觉得黑色的丝带会更配,只是没说出口,不然远坂凛一定又要纠结好久。

  对于Archer来说,摇滚乐只是各大音乐流派中的一支,有些吵闹的一支。他对摇滚乐并没有远坂凛那样大的兴趣,当然也不讨厌。当远坂凛跟随着人浪上下跳跃高举双手时,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少女的身上,她的T恤有些短,高举双手时就会露出腰部的皮肤。他应该把外套给她的,他暗自懊悔。

  然而就是这样的懊悔和分神,让他被涌动的人流推挤出了主场地。他站在人群的最外延,身高优势让他依旧能看到远坂凛头上鲜艳的红色丝带,此刻他又开始庆幸她选择的是红色而不是黑色了。

  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挤进人群,Archer只得放弃。他心里清楚远坂凛这样的厉害姑娘不会被怎么样,于是离开主场地,漫无目的的转悠起来。

  他走到音乐节场地的角落,那里传来的是相对温和的流行音乐。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观众稀疏,但都安静地屏息凝神。舞台上灯光打得很足,一个人正在唱歌,比起那身稍显违和却意外的有一丝风格的黑色西装,以及那顶像模像样的礼帽,他的声音瞬间擒住了Archer的注意力。


I can't wait til I get you on the floor, good-looking

我期待着征服你的美貌

Going out so hot, just like an oven

如此惹火,如若蒸笼

And I'll burn myself but just had to touch it

即使我被蒸发,也无法拒绝触及你的美

It’s so fly and it’s all mine

快感齐天,充斥灵魂


  与男人令人着迷的独特声音相称的是他的表演。迈着踢踏舞般的舞步,硬质皮鞋跟和着节奏嗒嗒作响;握着底端固定的立式话筒,将话筒杆拉至左侧又在它弹回时抓住,灵巧地围绕着话筒跳跃来转换身姿,唱着:

And as long as I've got my suit and tie

我虽身着制服

I'ma leave it off on the floor tonight

但今晚我会将它扔在一边

And you got fixed up too tonight

与你缠绵


  黑白西装和皮鞋闪耀在夜场。舞台上的男人扶住礼帽,视线从帽檐下扫视。Archer的目光与他相对的一刹那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绛红色的,野兽般的眼睛,带着侵略的气息和不可一世的骄傲。


  他不知为何移开了脚步,离开舞台时简直像是落荒而逃,可即使是背对着舞台,他似乎还能感受到那双眼睛的凝视。他回到主舞台,表演已经结束了,远坂凛站在松散的人群中四处张望,头上的红色丝带散开了。

  “你突然就不见了。”她还沉浸在现场表演的激动和兴奋中,脸颊红扑扑的,音调也比平日的高,“你脸怎么这么红?”

  Archer一愣,手背贴上自己的脸颊才感受到滚烫的热度。他什么都没说,帮远坂凛系上散开的丝带。


  那个属于摇滚乐和红色眼睛男人的夜晚倏地过去了,时间奔流得飞快,转眼间远坂凛继承了父亲庞大的产业,她长大了,不再扎孩子气的双马尾,大卫鲍伊的专辑和骷髅头T恤塞在床下再也没拿出来过。Archer也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红色眼睛的男人。只不过他时不时地想起他,心里总有些惦记似的放不下。Archer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他为这没头没脑的情愫感到不满和羞耻,因而从未试图寻找过他,干脆地让那骄傲的身影沉于自己的记忆深处。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他见到记忆深处的人时,却仍旧为他呼吸一滞。




  Archer把醉成烂泥的Lancer扔到床上。从Lancer在夜店喊出那句露骨的话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像个人偶一样一动不动,还是散发着酒精和各式香水混合在一起的臭味的那种,并且有着沉甸甸的重量。天知道Archer把他从车里拖出来再扛到家门口费了多大功夫。

  Lancer的一只腿从床上滑落下来,Archer没好气地拽着他的裤管将腿再次扔到床上,然后推了他一把,确认他不会再掉下来。做完这一切,他退后两步打量着Lancer,简直是一团乱。或许他该把Lancer的衣服脱了,这样他会睡得更舒服些。但当他拽住Lancer的T恤向上卷起时,手指碰到对方滚烫的皮肤,却又犹豫地退却了。

  我干嘛要管他舒不舒服?这个问题在脑内闪现的第一时间,Archer离开了房间。





评论(6)
热度(41)
©-SangriaSunriseN! | Powered by LOFTER

=斯年.原微博炸掉了 新ID -SangriaSunriseN